首页 >> 文章 >> 大京重点关注 >> 正文
[图文]大京带您揭露非法代理黑幕
作者: 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文章录入: jessica

违规案例展示


 

航空公司支招破黑代理伎俩
  《机票黑代理狂赚数百元》追踪报道
近来,机票黑代理坑人事件频频发生,不少消费者听信了街边巷口票贩子的“谎言”,本想图个方便、实惠,买张低折扣机票,不想却掉进了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被骗了钱财、耽误了行程。昨日,记者走访了部分航空公司广州营业部的专业人士,为广大消费者“破招”、“支招”,以便市民今后更加快捷、安全地购买到机票。
  为了增加收益,一些“黑代理”利用旅客对机票折扣缺乏足够了解的情况,赚取差价,其手法:
  1、是以散客充团的形式,从航空公司获得价格优惠的团体票,再以散票价出售,从差价中牟利;
  2、是利用航空公司提前购票优惠多的政策,抢先数日订购低折优惠机票,然后将其向提前一两天购票的旅客出售;
  3、是在寒暑假期间抢购学生票,然后以高价转卖给其他旅客。
   4、低价引诱,高价兜售。三四折的低价机票仅仅是“黑代理”吸引消费者注意的一个“噱头”,一旦消费者向其咨询具体的航线,他们往往会以该折扣舱位已售完为由,要求消费者购买高舱位机票。
  5、积分赠免费机票或礼品。有些黑代理在兜售机票的同时还向消费者承诺“购票赠高额积分”,只要在他那里购买机票积够了指定分值,即可获赠免费机票或其它礼品。可实际情况却是,还没等消费者积够分值,黑代理就玩起了“人间蒸发”游戏。
  6、不接受消费者上门取票。为了逃避工商执法部门的查处,卡片上所谓的“公司”可能只是一个人。他们会很委婉地拒绝消费者提出的上门取票要求,建议改由他们送票上门,但在交付的时候却强行向消费者收取比票面价格高出不少的“手续费”。
  7、打折机票退票,最高按票面原价支付50%的手续费,退票损失严重,而不和客户提前声明
  8、违规出票无法登机――持旅游护照,必须持有双程机票,单程机票不能登机

黑代理的各种不负责任的操作给旅客造成损失
  一是身份证的姓名与机票上的姓名不符。不少旅客选择电话订票,而黑代理点未核对身份证,造成了机票上的姓名出错,旅客到机场后办不了票。目前正规的机票销售点都要核对身份证后才出票,出差错的可能性极小。
  二是乘机证件不符合要求。黑代理点见钱就出机票,结果旅客到机场后被查出证件过期或不符合民航有关要求,不能成行。而正规售票点先要核对旅客的证件是否符合乘机要求后才出票。
  三是造成首次乘机的旅客晚到误机。正规售票点都要在机票上加盖类似“请旅客在飞机起飞前30分钟到机场办理乘机手续”等字样,而黑代理点则无任何提示,造成一些初次乘机的旅客不了解此规定,在飞机都快起飞了才到机场办票,结果不能成行。
  四是在电脑上的订座记录不全。前不久,民航规定,机票代理点在出票时,必须将旅客的身份证号码及联系电话等录入售票电脑,以便遇到航班变更及其他特殊情况时及时通知旅客。一些黑代理点由于不将旅客的联系电话等录入电脑,一旦航班延误或取消,或者托运行李出错,旅客便不能及时得到电话通知,到机场后才觉得冤枉。一些黑代理点及时录入了有关信息,在航班变更后不负责任,往往不电话通知旅客变更信息。
  五是吃旅客的机票款。一些黑代理点给旅客的机票票面可能是6折,但收旅客8折的票款,在收取了3%的正当机票代理费后还赚这些黑心钱。
  六是业务不熟引起的售票差错。一些黑代理点聘请的服务员素质参差不齐,遇到一些特殊情况便出差错。如前不久,一旅客的名字用电脑打不出,按民航规定可以用拼音代替,然后在拼音后手写名字的汉字,并加盖公章证明。结果该代理点只打了拼音,未手写汉字,造成旅客不能成行。还有一些黑代理点因失误或为了多出票,将购票旅客的订座记录取消,造成旅客到机场后办不了登机牌。
  黑代理点之所以能搞到优惠机票,一是采取散客充团的手段;二是利用航空公司提前购票优惠越多的政策,采取不正当手段提前5天抢占低折优惠机票,然后将其向提前一两天购票的旅客出售;三是寒暑假期间制作假学生证抢购学生票,然后以高价转卖给其他旅客。还有一些代理点吃旅客的退票款,先收取旅客20%不等的退票费,然后私刻医院公章,出具该旅客因病不能乘机的假证明,骗取航空公司全额退票款,吃其中的差价。

支招———四种渠道购买可靠机票
  1.拨打各航空公司售票专线电话,享受电话订座、免费送票服务等;
  2.直接前往各航空公司的直销点购票。直销点所提供的服务要比代理点多,如散、团票销售,电子客票,升舱等;
  3.通过正规的机票销售代理人买票。除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外,代理人经营必须持有由中国民航总局或地方管理局颁发的经营批准证书及国际航协认可证书,消费者在购票时应注意查验;
4.登录各航空公司网站购买电子机票。

  按照《民用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业管理规定》的有关条款,一家一类正规票务代理商的必须具备以下设立条件:
   1.法人资格:注册资本数额:(一类不少于150万元;二类不少于50万元);
  2.每增设一个分支机构或者一个营业分点,应当增加注册资本人民币50万元;
  3.有固定的独立营业场所;
  4.有电信设备和其他必要的营业设施;
  5.有民用航空运输规章和与经营销售代理业务相适应的资料;
  6.有至少三名取得航空运输销售人员相应业务合格证书的从业人员。
  7.完成申请后,代理人还需要安装中国航信的凯亚系统,网络设计费12000元、打票机设计费6000元左右,销售终端和打票机使用费分别为1200元/月和600元/月,此外还需要向IATA的BSP办公室支付押金每100张票12.5万元,其他还有房租、人员费用等。
  而一个“黑”票点不需要任何申请程序,也不需要安装设备(顶多从正规票点拉条私线出来),房租加一部电话足矣,其他投资就是小广告、少数人员成本。
  民航总局曾经给出过一个界定非法票点的标准:“非法经营销售国内机票是指未经民航行业主管部门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登记,销售、代售国内机票的行为。”

  违规案例之打折机票的退票问题——打折机票退票,最高按票面原价支付50%的手续费,退票损失严重,而不和客户提前声明作为一种市场行为,航空公司的机票打折让乘客获利的同时,也给承运商带来了财气和人气。然而在两者皆大欢喜的背后,越来越多的人却看到:它在服务上也因此产生了不少后遗症。其中呼声最强烈的是关于打折机票的退票问题。

  案例一:1300元的机票只能退300元
  沈阳驻穗某公司的徐爱民先生几天前在天河大厦某票务中心购得5月3日早上8时05分由广州飞往沈阳的机票一张。该票原价2000元,打折后实付1300元。
  5月3日,在去机场的途中,由于不良出租车司机绕道而行,徐先生误了登机时间。8时10分,徐先生赶到购票的票务中心退票,但工作人员告诉他,打折机票本来是不可以退的,如果一定要退,票务中心必须按原价(即2000元)的50%收取手续费,也就是说,航空公司只能退还徐先生300元。

  案例二:要退票反倒要贴钱
  雷女士5月2日在昆明以400元的低价购得原价为1190元飞至广州的单程票一张。
  其后,因家中有事,雷女士在飞机起飞前34小时向票务中心提出退票,但票务中心劝她说,最好不要退了,因为按规定,打折票退票,必须按原价1190元支付50%的手续费,这就意味着,雷女士非但退不到钱,还需要向票务中心补交近200元。最后,雷女士不得不完成了广州之行。

  明折机票退票有规定
  目前各航空公司关于机票的打折普遍执行两套方案:明折和暗扣。针对明折机票的退票有简单规定:七折以上的机票退票时按不同时间段可分别扣除5%、15%、20%的手续费。而暗扣属违规行为,因此在政策上未有规定。
  对消费者而言,买票和退票都是正常权益。但是关于机票打折,目前国家民航总局所能允许的折扣(明折)最高为6折,如果在此范围内提出退票,售票单位该按规定分时段从折扣价中扣除手续费;如果折扣本身与有关规定不符,对航空公司来说,就是暗扣,这首先是一种违规行为。如果消费者接受了这种行为,那么按法律上来说,就是一种非善意取得,消费者就该承担此带来的风险。


  违规案例之出售非法学生票、散票充团票、暗扣票。
  案例一:出售非法学生票获利,导致非学生客人无法登机
   61岁的张大爷和老伴买了两张6折票准备去武汉探望儿子一家,到了机场,被告知要出示学生证,颤颤巍巍的张大爷懵了,仔细询问才知道,他们买到的是学生票,而且售票点没有事先向他们说明。

  案例二:违规出票无法登机――持旅游护照,必须持有双程机票,单程机票不能登机
  市民吴先生近日在机场路一家票务点订了一张2300多元去吉隆坡的机票。当时他询问该票务点只订单程机票是否可以登机,对方说没问题。然而,当天下午他去机场验票时,被出入境部门告知,由于吴先生。此后,该票务点拒绝了吴先生的退票要求。经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家票务点没有任何证照,是典型的“黑代理”。

  案例三: 开出票面价高于实付金额的暗折机票或发票 用来报销以此拉客源
  花880元可以拿到两张广州去北京的打折机票,一张是上飞机用的明折明扣票,而另一张是用来报销的暗折机票。近来,广州市面上始发机票普遍实行明折明扣,但一些代理点为了拉客源竟然使出开“阴阳机票”的奇招。
  目前广州明折明扣航线几乎囊括广州所有的始发航线,并且是按照购票日期实行多舱管理体制,购票越早折扣越多。同时,各航空公司给各个代理点新规定,不得再开出票面价高于实付金额的暗折机票。这对大量的中小代理点来说,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一些小的代理商则更是哀叹“钱景”惨淡,只能靠代理费和3%的提成度日。
  但也有一些代理商“铤而走险”,玩起变相暗折的花招。在广州一些票务中心工作的小姐表示:她们可以出两张机票,一张为明折明扣票,一张打成顾客想要的价钱。而另一些售票处的做法更简单,直接另开一张发票给顾客,不过也要收取一定费用。 

  案例四:涂改制作机票,全价票变半价儿童票
    两个年富力强的小伙子竟然“变”成了儿童!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由票串串导演,发生在客舱中的一幕荒唐局。
    事情是这样的:一航班的机组人员在清点客舱人数时,发现多了两名成人,少了两名儿童。工作人员于是根据电脑记录喊两名“儿童”的名字,只见两名青年男子应声而起,两名男子随即被带到派出所进行问询。
  原来,这两位旅客打电话找到机票串串毛某购买前往深圳的机票。毛某一查电脑,发现只有全价票,为了不丢掉这次赚钱的机会,毛某便答应向两位旅客提供8.5折机票。毛某随后到某旅行社出了两张半价儿童票,然后又赶到一假票制作点,用以往的废票涂改“制作”了两张同一航班的全价机票,并通知两位旅客在飞机起飞前20分钟赶到机场取机票和登机牌。毛某在该航班快要办理完值机手续时,对工作人员谎称两位小孩还在赶往机场的路上,请求提前为小孩办理登机牌。借助花言巧语,毛某用两张儿童票给原本是成人的两旅客办理了登机牌。不明真相的两位旅客赶到机场后,向毛某支付了8.5折的机票款,然后拿着毛某办好的登机牌和另两张涂改制作的全价票登上了飞机。
    两位旅客因为贪图一点小便宜,反而上了当,结果不仅没占到便宜,而且还延误了行程。而毛某则被迅速抓获,按规定被处以15日的治安拘留。


  违规案例之沿街散发小广告的种种谎言
  案例一:“三折机票”只是“诱饵”实际并不存在,先以低折扣的名义把顾客套住,再推销折扣更高的机票。
  日前,记者从西单走到王府井,路上遇到了30多个分发机票打折卡的人,记者发现,这些人一见到衣着较光鲜者就塞广告,有些人不要,他们便死缠着非塞给你不可,并一再声称:“可以保存,长期有效。”记者“感兴趣”地上前询问,其他分发广告的人立即齐聚过来,把记者团团围住,塞到手中的各类机票打折的广告单或小卡片,让记者应接不暇。
  记者试着拨通了一家自称是“最新特惠机票”售票点电话。
  记者:“售票点吗?我要订一张从北京到重庆的3折机票。”
  接线员:“重庆的没有了,3折机票只有到上海的。”
  记者:“上海的也行。”
  接线员:“我先查一下……哦,上海的3折票刚订满,现在只有3.5折的,还得申请才行。”
  记者:“申请有把握吗?”
  接线员:“没问题,我们同航空公司关系硬。”
  记者:“不会再有别的什么费用了吧?”
  接线员:“一般来说不会有,但我们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你先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吧。”
  记者接着按那些收到的广告单逐张打电话,发现国内航线三四折机票根本没有,5折的机票还要先申请。但对广告上“3折”的“公示”,各家的解释更是五花八门:“到深圳和北京的机票不可能有3折的,3折机票是到贵阳的,广告上没有。”“到厦门的5折,深圳最低也得四五折。3折是11月中旬才取消的。”“3折票是今天早上暂时取消的。”

  案例二:办公地点说不清,居无定所
  记者仔细地查看了手头的机票打折卡,15张打折卡中,全部十分醒目地写着“民航指定代理”,但只有两张标明有售票点的地址,记者按照打折卡上的地址找上门去,发现其中一张卡上的地址是宣武门附近的一家工地,另一张上的地址是春秀路的一家餐厅。随后,记者又拨通了一家售票点电话。
  记者:“我想直接到你们那里去买机票,你告诉我具体的地址吧。”
  接线员:“我们在西单。”
  记者:“西单哪里?能说具体一点吗?”
  接线员:“就在西单附近的长椿街。”
  记者:“长椿街怎么会在西单附近呢?”
  接线员:“嗨,你到长椿街地铁站就能看见我们。”
  记者:“从哪个地铁出口出去,你能说得具体一点吗?”
  接线员:“你是订票的吗?你要不是真心订票的,我们不欢迎……”接线员说完很气愤地将电话挂断了。
  国航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他们从来没有派人上街散发打折卡,卡片上所提供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也都不是公司正规的售票点。打折卡上的标志大都是电脑合成。有的卡甚至冒充正规销售网点的地址,有的甚至印着同一地址,电话号码则五花八门。有的代理点的办公地点往往就在家中,出了问题连民航管理部门也无法追查。

  案例三:优惠机票没有或极少
  国航这位人士告诉记者,各大公司的机票价格相差不多,散客票价除非特殊情况整体下调,一般不会出现3折、4折这样的超低价位。同时,要认准合法售票网点标志,正规的售票处都有工商行政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销售代理人还需民航华东管理局颁发“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业务经营批准证书”。各大航空公司均有免费订票、免费送票等服务。
  现在机票都是明折明扣,一些票务点却以某些航线的最低折扣为幌子,误导乘客。另外,有些黑票务点本身不具备代理资格,一旦有人要订票,就得到航空公司或有正规手续的代理点去购票,这样中间需要手续费,票价显然会更高,而且一旦机票出问题就会投诉无门。机票折扣低存在两种情况:要么是机位不好,要么是航空公司的促销价。有些票务点为了吸引人购买,印了大量宣传单,但实际上他们的手里可能只有极少量的优惠机票,或者根本上就没有这种优惠机票。
  市民梁小姐向记者反映说,日前她按照一张特价机票订票卡电话订了一张广州到香港的机票,对方报价1200多元。可是拿到票后,梁小姐发现票面的金额只有994元。对方说,300元差额是打车和其他费用。经过12315调解,该票务点才承认,机票是从其他代理点开出来的,其间产生了300元的手续费(含利润),这才退回了差价。
 

  违规案例之欺诈手段
  案例:被骗票款14100元
日前,市民王女士在街上收到一张票务中心订票卡,称位于白云区三元里松北新村的一家蓝×票务中心受航空公司委托销售特价机票。她向其预订了两人从广州往返巴黎的机票共4张。对方报价说,每人每张的特价机票价格是7050元,并在当天晚上送票,收取了全部机票款共2.82万元。 
  后来,王女士拨打航空公司查询电话得知,每人往返机票实际上只需7050元,也就是说,蓝×票务中心向她多收了1.41万元。白云区三元里工商所调查后发现,该中心根本未在工商部门登记。进一步调查发现,王女士所购机票的出票公司新××公司是具有航空公司代理权的公司,所谓的蓝×票务中心是该公司为了“扩大业务”而暗地里发展的黑代理。


  违规案例之黑代理暴利惊人
  案例一:“黑代理”卖出半壁江山
  2004年12月25日,刚从北京返乌的徐枫(化名)向记者讲述了一件烦心事。12月5日,她拨通了从街上领来的一张机票订票卡上的联系电话,以三折的价格预订了12月12日到北京的机票,但领票时却票务员却告诉她三折机票已售完,只剩五折票。由于已经预付了部分票款,加之不愿耽误行程,徐枫不得已多付了二百多元,买了一张五折机票, 返乌后,徐枫曾到票务员所属的乌市某机票销售公司查询,发现该票务员并不是公司的正式员工,只是从该公司批发机票的“单干户”,公司对其行为不承担责任。
  “单干户就是票贩子,由于不受监管,某些人就会采用一些不规范的做法,比如先以低折扣的名义把顾客套住,再推销折扣更高的机票,就像徐枫遇到的情况。”一位与记者熟识的机票销售公司工作人员道出个中玄机。
  按照民航总局的现行规定,以个人身份是无法进行机票代理销售业务的,向徐枫售票的“单干户”如何得到票源?这个事例是否只是个别现象?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走访。
  12月25日,记者在首府几条繁华路段走了一圈,兜里装下了30张各色“机票销售卡”。虽然每张卡片上都印有“全国电脑联网机票销售处”的字样,但超过1/3的卡片上没有固定电话号码。根据业内人士的指点,这就是“单干户”的明显标志。

 




其它分类文章
私密性-空军直升机飞行训练项目体验
购买贵阳航线可享受首都机场“高原明珠”休息室
大京车身广告车辆于3月18日起正式光鲜上路
大京成为Yeepay易宝特约授权经销商,诚邀全国有识之士共同加盟!
大京行天下网喜获“首届消费者最喜爱的网站TOP100”称号
芬航、美联航、汉莎强力促销
喜庆、欢乐、祥和、团结、奋进——06年首届新大京春晚纪实
大京邀您体验电话支付:电话就是POS机
关于2006年大京首届春节联欢晚会的通知
大京成为首铁在线指定票品合作伙伴!

评 论】 【关闭窗口

● 上一篇 大京隆重开通在线客服!
● 下一篇 大京开创精品旅游新概念